罪木司郁

诸行无常,诸法无我。

© 罪木司郁 | Powered by LOFTER

[美妙天堂/响芙响]重要之物

半架空。


……现在才有时间码这篇用来告别的文章。

再见了.伤害我重要东西的那个人.

希望每个人都能明白.想和一个人做朋友,就永远都不要去碰那个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000


以什么开始,就会以什么结束。


001


“响,我喜欢哟——”金发少女站在响面前,将手背在身后说到,但马上改口:“开玩笑的——骗你的!被吓了一跳吧!”


紫京院响听到这句话后稍稍愣了一下,随后又一次露出了笑容:“芙羽梨,我讨厌说谎的孩子哟。”


“诶——响太苛刻啦!就开个玩笑而已,不需要那么在意啦——”芙羽梨走到了响的面前,响也没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沉默,芙羽梨还以为响又再闹什么小脾气,便...

[美妙天堂/响知响]位于美梦中的歌谣

为纪念某人而写.

我不是为了挽留,而是为了完美的说出再见.

这下你们知道了吧,我只有在和朋友分别时才会为了她单独写文.

——「你如同梦中之人,总是在触及不到的某处.

无止无尽,寻找着旧时的面容.」



语言是会伤人的东西。

这是月川知里很早以前就知道的事情,自从伤害了朋友的事情发生后她就把嘴巴与声音封印起来,不让任何语言流露在外。

这也是她除了必要的时刻,绝不开口说话的原因。

“到此为止吧,响。”月川知里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主动说出这句话:“……我已经,不想再被你的语言伤害了。”

响看着知理坚定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可你的语言也伤害了我。”

“语言本身就是带刺的,我在说出它的那一刻就已经有...

最近几天还是登小号吧……暂时。

[美妙天堂/响知响]相隔透明玻璃的彼岸

病人响与知里.

设定响为18,而知里比响小一岁。

最近基本沉迷刀剑了,不停地寻找粮所以……嗯。搁置了很久很久。我没弃,真的没弃。



月川知里是一位大小姐,月川家唯一的继承人,虽然她本应该如同别的大小姐大少爷一般享受着不愁吃不愁穿的生活,等待着继承这个家,但某一天她心中有了一些叛逆,她不愿意服从这样的安排,便去选择了学医。

她在这以前认为自己的一生都会如此平凡,还甘愿听着父母与奶奶的话努力学习继承月川家业这个事情,但是她遇到了一个孩子,比她大一岁的姐姐,她有着银白色的长发,好像已经很久没剪也没梳,显得非常散乱,她转头看到知理时总是笑着与她打招呼,然后招呼她过去吃她的家人今天带来的小点心...

[随便写写]人造梦境设定 算是成品。

原谅我万事靠百度翻译的贫瘠英语。

和上一个梗类似却不同,会有前代人物出场的,嗯。

Promise,相信着友谊

Rhythm,铭记着旋律

Paradise,去追寻天堂

Negative,至死不渝的友谊

Score,到达死亡的奏乐

Better,去追寻极乐

不知从何时何地开始崩坏的,少女们的故事。

至死不渝的友谊,到达死亡的奏乐,去追寻极乐。

誓言与否认。节奏与谱面。天堂与最优。

这才是美妙天堂组合誓约的真实意义,即便最高层对它做了伪装,但的的确确就是这样。

故事的开头,是某个不知名组合的一员失踪了,而在那之后她队伍中的成员也全部都消失不见,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家中的人也联络不上她们...

1 / 13